Sun,

月光谣【Free!】【CP:宗凛】

流水纸。0:

*反正就是个关于“求婚”的温情故事,BGM剧透。


 


凛走进房间的时候,看到宗介站在窗边的橱柜旁,不知在做什么。但似乎是意识到凛的靠近,他有些慌乱,背过手,转头看着凛稍显狐疑的目光,笑了笑。


“干什么呢你。”虽然心知宗介不会瞒着自己什么,但凛的脸上还是故意这样问了一句。


宗介往边上靠了靠:“没什么,整理东西罢了。”


凛本准备弯下身子给手机充电,听了这话,放下了手里的充电器,起身看向宗介:“哦?有什么发现没有?”


宗介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什么,却忽然沉默了一下,转移了话题:“手机怎么那么快没电了?”


凛盯着宗介,没说话。


宗介被看得心里发毛,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手上的东西,眼神往左边瞥了几下。


凛双臂抱胸,移到了宗介的右侧。宗介的目光随着凛移动。凛忽然说:“诶宗介,东西掉了,是什么?”


宗介一惊,四顾查看,却不料凛猛地伸手,夺过了他手中的小盒子。


宗介知道不妙,显然是让凛发现自己看他东西了。果然,凛的神色变得有点怪异,脸莫名其妙地红了。


“那个……”宗介试探着开口,“你还留着这个呢……”


凛没有回答,微微谈了口气,看着手里的东西愣神,半晌才说:“为什么不留着呢?这么多年来,也就看着这个能让我安心了。”


宗介听后,没来得及回答,却被凛抢了先:“也是,这么多年了。从日本,到澳洲,再到和你在澳洲定居,那么多年了。”


宗介自然是知道凛的想法。这些年来有苦有乐,家人本不同意他俩交往,甚至多次出手阻挠,尤其是凛,心思本就细,受了不少委屈,好在如今结局尚好,能够突破重重阻隔与其相守,这般便是值得。怕是现在凛又回忆起当时,宗介却又不知道如何人开口打断凛的念想,只得呆呆站在一边,好久才憋出一句:“我现在已经能给你更好的了!”


凛抬头看宗介,只见宗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慌乱和不知所措。凛忽然就笑了,习惯性地抬脚踢了踢对方:“你干嘛啊。”


宗介摸了摸头没接口,表情和小时候一模一样,想了想才开口:“凛,你放心,我会好好待你的。”


“搞……搞什么!忽然告白干什么!”


看着凛也红起来的脸,宗介知道凛又害羞了,之前的不知所措一扫而空,伸手捏了捏凛的脸:“怎么,这个藏得那么好,这么长时间还不能习惯表白?”


凛扭了头,悄悄抬眼看宗介,见宗介温和的笑着望着自己,一如多年前的那天。于是便取下了手上原有的,又拿出盒子里的东西戴上,把脸凑到宗介面前:“喂,要喝可乐吗?”


 


那天凛回宿舍,把背贴在门板上,耳边似乎还满满当当全是百太郎吵闹的声音。转头看见宗介坐在桌边的转椅上,手里拿着什么,正背对自己,口中似乎念念有词。     


凛来了精神,蹑手蹑脚凑过去,伸手把手里的冰可乐贴到了宗介的脸上。时值初夏,气温还不算太低。宗介被冷冷的可乐吓了一跳,但立刻反应过来,一把抓住凛的手腕,看向凛嬉笑着的脸。 


“嘻嘻,”凛凑过来,“在做什么?”


宗介眼底闪过一丝慌乱,但很快消失了。他不着痕迹地把桌上的东西往墙壁方向推了推,然后接过凛手里的可乐,打开拉环,喝了一口,余光观察凛的神情。


凛似乎还没从督促学弟整理宿舍这件事情中缓过神来,穿着黑色的背心,外套松松垮垮地耷拉在臂膀上,露出白皙的肩膀。凛的皮肤很白,非常干净,如此这般的穿着,配上其清秀的面容,更是平添了一份诱惑力。


然而,凛的表情却不那么好看,他一屁股坐在床上,打开了可乐罐,脸上写满了头疼和烦躁。


“怎么,又是他俩?”宗介站起来,在他身边坐下。


“还能是谁?爱和百百的宿舍真出了名的脏乱差。你见过从床下翻出一周前已经变成石块的面包嘛?你见过小H书随意乱放和教科书混在一起吗?你见过书柜里放着喝了一半已经发霉的酸奶吗?打扫真是累死我了。”


“……能让他俩房间从自然温馨的猪窝变成整齐干净的样板房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   


“他们要是有你半点好我就不用那么操心了。”凛叹了口气,却没听见宗介的回答,回头看到宗介一脸警惕的望着自己,“干嘛?” 


“不行。他们这样就挺好。”宗介忽然说。


“啊?”


“他们要是有我的好,你指不定就不喜欢我了。”


“……”凛听后,脸颊飞起两朵红云,“说……说什么啊!幼不幼稚?!”


宗介的占有欲凛自然是知道的,明明已经交往了一段时日,但是凛的性格却使得其没办法习惯于主动说出自己真实的心情。好几次,话都到了嗓子口,看到宗介,却又不由自主的红了脸,生生把话咽了下去。包括是表白的时候,如果不是和七濑遥打了赌,自己是断然不肯主动说“我喜欢你”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房间里的气氛莫名其妙暧昧了起来。想要打破这奇怪的沉默似的,凛想了想:“跑……跑步去吧!”


“今天你都累成这样了,还跑?”


“……你不去我去了啊!”说着,凛把外套拉链往上提了提,蹬着脚向门口走去。


每次害羞,不是脸红扭头,就是蹬脚大踏步走开。宗介心里好笑,觉得凛明显又毫不自知的行为非常可爱,非常天然,同时心里也不禁暖了一下:凛果然还是喜欢自己的。


这样想着,他也站起来,走到桌边,拿起了个盒子揣在口袋里,追着凛跑了出去。


 


虽说已经进入夏季,但是夜间的校园还稍稍有些凉意。四周传来晚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,这声音莫名带来了一丝清醒。


两人沿着学校的边缘并肩跑着。凛的脑后扎了个小小的辫子,随着颠簸轻轻地晃荡。宗介的脑海里忽然就起了一种冲动,便悄悄放慢了步子,滞于凛的后侧,趁着凛不注意,伸手拉了那小辫儿一下。


“喂!”虽然很轻,但是凛还是发现了,停下脚步:“你干什么?”


宗介笑了,嘴角上扬:“很可爱。”


凛咬了咬牙,白了宗介一眼,转头看向地面。


此时此刻的校园非常静谧。学生大都回了宿舍,况且他俩跑的又是学校人少的地方,四周更是一个人都没有。凛没由来地乱了手脚,想起江之前看的偶像剧,不都是在这种人迹稀少的地方做些脸红心跳的事情嘛?!


不不,我是个健康向上的男孩子,怎么可以如此少女?


凛想着,偷偷抬眼瞄宗介,只见对方却望着躲在枝桠间,悄悄露脸的圆月发愣。


“宗介?”


“啊……没事,只是……”他想了想,转身看着凛,“忽然就发了呆。”


“唔……嗯,那继续跑吧?”虽然应该用提议的语气,出口的却是问句。隐隐约约,凛觉得宗介有话对自己说,但是又是那般无法开口的心情,明明想直接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,明明刚刚进宿舍的时候看着他神神叨叨,就知道宗介有话说,关心的话,却像堵在了嗓子里,噎得心尖也生疼了起来。


“等等,凛。那个……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
 宗介向来不是多愁善感之人。却莫名其妙地看起了月亮,甚至是发呆,这是凛不曾想过的。这会儿又见其如此正经,凛的脑子不禁开始乱想。


难不成……他要和自己分手?


我去,为什么又如此少女了起来?难道是被江灌输太多奇怪的思想,导致自己也奇怪了?


但是,宗介这般严肃,到底要说什么啊。


殊不知,凛这些细碎的表情,统统被宗介看在了眼里。显然凛又是在胡思乱想,心情通过其小表情,在脸上一览无遗。若是在平日,宗介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调戏凛的好机会,但此刻,他握紧了口袋里的小盒子,嘴唇动了动,出口的却是:“我有东西要给你。”


或许再过十年,二十年,凛都不会忘记宗介在那一刻的神情。这个世界存在千千万万的可能,如此之大,偏偏就是遇见了山崎宗介,如此之小,偏偏只是遇见了山崎宗介。山崎宗介伸出手,打开纸盒,那里面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只是一枚小小的戒指。


但是,又不只是戒指。


是用可乐拉环制成的。


几个可乐拉环紧紧相扣,一环一环非常整齐,边角也有轻微打磨的痕迹,非常有个性的饰品。虽然价值不高,但显然是用了很多心思。


“你……你做的?”凛知道宗介并非这般心细之人,手工方面也不是很在行,如今却做出了这般作品,有些惊喜,更多的是感动。


宗介抓过凛的手,轻轻把戒指套在凛的中指上。


这意思,不言而喻。


“先套牢了,免得你跑了。”宗介拿起凛的手,看着便笑,“真适合你。”


“喂你这几天喝可乐都在做这个啊……”


“套住你哦,你现在就是我的了。虽然呢,这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但我先把这个给你,以后有一天,给你换真的。”宗介抬手摸了摸凛的头发,将一绺乱发卡到凛的耳后,“很多事情,都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。以后总可能分开,如果你不能为我停留,那你就向前走,我会慢慢追,终有一天,会过去见你……喂!凛你哭什么!”


凛一把抱住宗介:“你疯了?说这么多干嘛?谁哭了?谁要和你分开?你敢分开试试?才不要你找!”


宗介听后没说话,只是轻轻在凛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:“真是太喜欢凛了。我也不舍得分开。所以,这个承诺,愿意吗?”


“问什么愿不愿意?!!如此强硬的为我戴上!怎么说不愿意!”


宗介笑了,凛把头靠在宗介的肩膀上,没有看到他眼中流过的一丝落寞。


“凛,月亮好美啊。”


 


“于是后来我才知道,你这家伙,说那些求婚一样的话,怕是早就知道自己的未来了吧。”凛靠在宗介怀里,慢悠悠的回忆。是啊,尽管当年宗介因为伤病放弃游泳,令自己颇为绝望,分开那些年也是难耐思念之苦,好在,如今,一切都已圆圆满满。


宗介摸了摸凛的头发,和当年一样。他抬起凛的手,抚摸着凛无名指上的微微反光的指环,分明是过了那么久,凛却把它保护得很好,显然是非常珍视。


“但是,我还是兑现承诺了不是吗?”宗介浅笑,眼角弯弯,透出无限温柔。


凛一听,跳起来,轻锤了他一下:“搞什么!我说了不要你找!我也不稀罕真的钻戒好吗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宗介一下一下地顺着毛,脸上写满了幸福的神情。想当年,凛不在身边,一切都是凛;而如今,凛在身边,凛又是一切。世间幸福千千万,唯有相伴不可负。


抬头,那轮明月和曾经一样,从云朵中悄悄探出眉目,凛举起那枚可乐戒指,用它圈住月亮,看着宗介说:


“宗介,月亮好美啊。”


 


 


 *注:【月亮好美啊】取自夏目簌石的典故。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在翻译某本英文小说中把I love you翻译成月亮真美。因为他认为只要用月亮真美来代表这一意境就够了。


 


 


 


评论

热度(33)

  1. ぺ寳゛b_﹖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luvanna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。----余小樂、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自己始终都是多余的╮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baby 朱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Sun,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hjp.66608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___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